《浮风》半年祭

转眼秋已尽。
昨天重新安装了天下贰,因为速度比较慢,又怕它断掉如果睡去了不知道,所以就一直在电脑旁边守着到早上4点多。期间不能qq不能开网页,百无聊赖,于是决定录音。
上次录《后赤壁赋》,不但天子听着很想笑,我自己听着也很想笑,于是觉得,学士要是能听到一定也会笑。为了笑不出来,我决定多读一些,多听一些,自己摸着石头过河。
如果我能把这种执着的一半用在学习上,可能现在正坐在北大未名湖畔想着跳还是不跳的问题……但是很明显我的思想觉悟不够高。
一开始录的是《文学是什么》的第一章,觉得很难,文章是很好的文章,理论很强但是读之有味不觉枯燥,可是念出来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很惨,放弃了。
然后又读了林语堂先生的《苏东坡传》的中文翻译的原序,林语堂先生我对不起您,学士您活过来嘲笑我吧……
然后读了自己的《春天的落叶》的第一小节,呃,果然还是自己的文有感觉啊。
继而是《大荒草帝大传》的序。这本就是一篇很恶搞的东西,硬要读出一种人生的痛苦来……真纠结……总是喷笑……
然后,悲剧发生了。我发现录了这么久,我竟然没有叉话筒,用的是笔记本自己的那个……真囧。
换了话筒之后录的是《定谋》,很明显,《定》对话是很难念的,我读完了第一章,决定……就这样吧,删了。
思来想去,我还有一篇浮风,不但语言不口语,而且完结了,于是拿来毁。
我吸取了之前好几个小时的经验,决定吧文章先读一遍然后在录,于是我这样做了。
《浮风》动笔于半年前,成文在五月末。虽然短小,但是是我至今唯一的完结文,对我来说有很重要的意义,它见证的我的勤勉……倒地……也见证了我的成长。关于写这一篇的原因,不想再说了,说之无益。我只想说说半年之后在读自己的小说的感觉。
我不知道有多少作家会在自己的作品完结之后再通读一遍,反正我不在其列。我是一个时时回首却不忍心细察的人,因为我进步的慢,还不是有退步的迹象,每当我发现这些的时候都会很遭罪,因为这种情况下,基本上不同天子说我也会把文章返工——不是一篇,而是整个时间段的。所以我不敢。
可是今天很意外的看了浮风。
而且连第一部分都没读完就被虐了……被自己虐,是不是就是自虐?
第一句虐到我的是,苍说,我只当你死了。
虽然我不是耽美派,但毕竟是自己的小说,没有感觉是不可能的。而且当时写《浮风》的时候就说过,这篇文基本上不要当做同人来看。因为人物个性变得很大,很雷人,还有伪生子。我对外是这样说的,但是私心还是把它当作了苍的同人。因为有一部分的故事我还是参考了玄宗的,且若没有苍,便不会有此文。
好吧,我还是决定把它当成同人来看!
写《浮风》的时候想了很多。不但引用了《等待戈多》来变现我想表现的主题,且费尽心机锤炼了很多句子,挖空心思琢磨这些句子里的每一个字,欲使之多一字少一字都不成文,总要达到任谁也改不了的程度才觉得满足。回想那时候自己对文章的要求真是严格啊……《浮风》在我自己的意义上说,就算是比较完美了吧,当然……我还是希望读者能【婉转地】提出批评【请照顾我的火爆脾气……】。

《浮风》的第一章里,苍说,十年,不久,我只当你死了,时间就好过许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等待过的人中总会有人理解。
埃斯特拉冈和弗拉基米尔在等待戈多,但是他们真的在等待戈多么?我认为不是的。他们等待的是绝望。苍说“而我们,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就忘记了等待的是什么,绝望了,又要寻找一个新的期待,等着他变成绝望,再寻找一个新的期待……循环往复,循环往复,然后,死了。”等待戈多的人已经绝望了,但是他们依然心存希望。明天的戈多,会不会是今天的戈多,今天的戈多,又是不是昨天的戈多,谁能说的准呢?所以,明天的绝望不一定是今天的绝望,今天的绝望可能不是昨天的绝望。我们在生活中期待的事物不同,而所等到的东西的本质却都是相同的,他们都是绝望。
然而绝望并不需要等待。
苍说,“人生中等待的往往不是一件单一的事情,我这十年来等待的,也许不是你,你是我的绝望……谁愿花十年的时间去等待绝望……”
诚然,绝望不是目的,但它是过程与结果。
苍在等待中没有找到目的却找到了结果,他必然用必然的悲剧来安慰自己。苦中寻苦,难道不悲哀么。

“你不是这么无情的人,苍。”
苍说,无情的不是我。
我绝对不是将上一篇日志粘过来骗字数的,真的。上一篇日志纯粹是站在一个读者的角度来解释《浮风》,而我现在是作者。
“无情的不是我”那我在这份感情中充当的是什么样的成分呢?痴情。但是世间并非总依情的标准来发展。
《浮风》和《追魂》两篇文,风格不一样,但是结局都是一样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最后是分手了。我不否认我向来是藐视爱情的,而这两篇小说中都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就是,爱情面对生活,是无能为力的,是渺小的,是不足挂齿的,是可以放弃的……呃……不过我还没有主张爱情是可以买卖的,也算是给爱情这东西留了一点面子吧,这个观点,我自己一个人默默的信奉好了,大家不要看,不要看……


回头看看这半篇……写不下去了,发了吧。

大半个月之后的一个填词

天子说我现在还是应该积累~
于是……嗯……可以是郁闷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毁一个曲子……

小妹的音筑成立鸟,于是我决定送她一个填词。音乐是千叶传奇的莲开千叶。题目依然较传奇吧,懒得起了。
不知道有点进步没……咳咳……

传奇

青史凭谁问,天地间我独尊

笑,须弥三千界,天罗网。谁,逃过因果脱出轮回场。
死,生。看破只是好梦长,争什么功利贻笑大方。

对,莫道我痴妄复疏狂。开,盛世百代日月照大荒。
天,地。惊俗语在袖中藏,霸业成败又何须翻掌。

耀,紫微芒,北辰光,夺天罡。
神谪降,要天下从,拂袖神州荡。

岂知多事秋,豪杰闯,太平世,英雄葬。
飞龙跃,千叠浪。困龙死,浅沙黄。

一朝兴,称王。热血,终须凉。
一朝衰,败亡。推倒,群英像。

江湖路,十年度。千秋名,百年树。
万臣伏,一身孤。红尘苦,此生悟。


唉……为什么会想出填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内容呢?
老夫注定悲观么?

窗……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

我见到那窗上昨日一束鲜红的花今已枯萎,花瓣焦黑曲卷,犹自凌舞。
她在瓶中。
如果有一日,花谢尽了,你还会不会爱那伶仃的叶。

我看见那窗里去年风流倜傥的你今已老去,鬓边白发丛生,依旧言笑。
你在网中。
你丢掉了花,花抛弃了你。

我不娇艳,所以一直得不到你的无情。

2009.11.12

相信我真的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浮风》语摘

苍:“十年,不久,我只当你死了,时间就好过许多。”
【半年后重新度自己的小说,竟然没两行就被自己虐到了……】


苍:“我们从来也不是同一个世界中的人,赭衫。当你还在迷梦中的时候,我就已经清醒很久了。”
【这句话体现了与时俱进的思想,应该加分。】


苍把玩着玻璃杯,慢慢地转着杯口,说:“你做不到,我也不能。”
【细数人生几十年,不如意事常八九。】


苍:“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你心里分明很清楚等不到,却又心甘情愿地等,等着等着还情不自禁地快乐起来。而我们,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就忘记了等待的是什么,绝望了,又要寻找一个新的期待,等着他变成绝望,再寻找一个新的期待……循环往复,循环往复,然后,死了。”
【戈多……】


苍:“人生中等待的往往不是一件单一的事情,我这十年来等待的,也许不是你,你是我的绝望……谁愿花十年的时间去等待绝望……”
【戈多。】


苍:“我有罪。”
赭:“每个人都有,我们出生就有。原罪,人注定摆脱不了。"
苍:“原罪是什么,是人渴望犯罪的天性。人天生就是离经叛道的,天性决定人不会是个安分的个体,他总是呼唤着有一天自己能做出一件天道不容的事来,然后,万人唾骂——这世上谁又比谁清高,谁又比谁有资格唾骂别人?”
苍:“但我确实有罪,这是事实。”
【我有罪,这是事实。我最不在身,而在心。】


苍:“可我不信。没有自信的人就像漂浮在空气中的肥皂泡,经不起半点刺激,一戳就破。”
【……我自信……请不自信的同志自己对号入座……】


苍:“我已经知道错了,不需要你再来提醒。”
【这大概是全篇极为闷骚的文中吼的最痛快的一句了。阅是刚愎自用,也请诸君牢记《八佾》语:成事不说,逐事不谏,既往不咎。】


苍:“一个人有罪,就一辈子都洗不清。把希望寄托于救赎,不如努力过好满身罪业的下半生。”
【眼睛长在前面,不要总盯着自己的脚印走……虽然阅是的走路方式是倒着走,时时都要看一下自己的脚印,不好看的全擦掉……】


苍:“恃强凌弱,是孩子尚未褪去的兽性本能,我不喜欢孩子,他们幼稚,无知,暴力,任性,弱小,蛮横无理,不通教化,不识礼节。”
【为什么我的文的男人女人都无嗣……以后请教我绝户怪阿姨……】


苍:““恐惧情绪本身比这世上任何一件事都要可怕,他足以让人失去理智,做出一切疯狂的事情,然后,一辈子都陷在恐惧里,不可自拔。”
【非典时期的名言加以改编。虽然我不知道这句话的原著是谁,但是我要感谢党。】


赭:“怕,不安,惶恐。我一点都不愿意走在你的身后,不如与你并肩安心自在。”
苍:“我不会等你。”
赭:“你不是这么无情的人,苍。”
苍:“赭杉……无情的不是我。”
苍:“我也很想说如果,可人生本不该有太多的幻想,幻想更能加剧生活的残酷,我承担不起。”
【岁月不待人。
如果一词作虚拟语气时,往往是世界上最锋利的刀子。】


墨:“这个世界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只有您没有变,也可以说,这世界没有变,只是您变了,变得和外界格格不入,就像刚从真空保鲜膜里逃出来似的,不能怪世界腐败了,是您自己太新鲜。”
【愤世嫉俗,自诩举世独清的傻蛋,让墨大夫给你们上光荣的一课吧……你,out了~】

苍“我们相爱的方式就是让彼此在自己选择的路上走得更好不是么我也想留你,可注定留不住。既然如此又何必为自己徒增伤心呢……咱们都是聪明人,我本以为可以心照不宣。”
【索取不是爱,爱的目的是付出。似乎《追魂》想表达的也是类似的思想,但是夫人说,这种付出才是造成爱情悲剧的主要元凶。
爱情,真的重要么?】


赭:“我欠你们的太多……”
苍:“你只要记得欠我的就好。”
赭:“那别人的呢?”
苍:“别人的,那是我改还的,你不要管,只记得欠着我的就好。”
【给我一个肩膀,我为你承担起整个世界。我觉得爱情的自私与无私就应该是这样的,爱一个人,请爱他的一切,包括他的负担。】


赭:“未来还有好长的路,我陪你走。”
苍:“失去太多的人永远只怕会失去更多……我真的不敢面对未来。”
【如果路能走,一个人就可以了,如果行不通,十个人打气也没有用,真的】


苍:“怕你发现那么多甜言蜜语都是谎言的时候会更伤心。”
【爱情第一准则,不要夸张,要真实。不要虚荣,要谦恭。爱一个人与被一个人爱,都是需要拿出最大的勇气来坦诚的,然而总是有人做不到。】


苍:“这么多年你只读了一本书是么?”
墨:“喜欢的话一本也够读一辈子的了,我又不是诗人。”
【墨尘音读的是《飞鸟集》。为什么是飞鸟集呢?因为我觉得他生如夏花,也觉得白虹小朋友生如夏花。
阅是这么多年也差不多只读了一本书,大概就是新华字典……读,并不代表学了。】


是不是一旦人拥有过快了就害怕了失去……不知生,何知死,苍想,这孩子从不曾快乐过,是不是也是一种幸福……
【无语,我一直认为人有多少知识就有多少烦恼。】


“他对不起你。”
“没关系。”
【没有标出人物。
第一句是赭杉的话,“他”指的是苍。第二句是白虹的话。在时隔半年自己在读这一篇的时候突然发现,没关系,也是一句很感人的话,它的感人指数,远远超越了“我爱你”。】


苍:“我也疯了,赭。如果你觉得我变得让你觉得陌生,我不会强留你。”
【其实一直以来都很喜欢最后的半句,人要活出自己的尊严,就要给别人相应的尊重。这不但是我的爱情观,也是我的人生观。】


苍:“我始终都是庸人自扰。”


苍:“生活就像个笑话,荒诞得不行,想正经一把都不给我机会。”
墨:“我看你现在倒像是个正常人了呢。”
苍:“我不是正常人?”。
墨:“你是吗?你显然不是。”
苍:“这只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诊断。”
墨:“怎么知道这不是你一厢情愿的逃避呢?”
苍:“我从不否认自己在逃避,我讳疾忌医。”
墨:“我喜欢诚实的患者。”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我知子,子不知鱼,子知子。
这是白虹死后的一段对话了。窃以为《浮风》中墨尘音是个伟大的人,神奇的人,能把所有人引导向正常……也包括作者和读者。
但是生活,确实像个笑话。】


苍:“所以我能控制的只有失控的时间。”
【个人觉得这句话很有我自己的风格。阅是一直都有一条准则,不能被我所成就的,毁灭也要毁灭在我的手中。似乎有点霸道呢,但是我就是如此喜欢操控,这毛病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呢?】


赭:“想过今后会怎样吗?”
苍:“顺其自然,该怎样就怎样。”
赭:“那过去呢?”
苍:“已经怎样了,还能怎样?”
【阅是喜欢用重复的词语。
这一段相当消极了……】
自我介绍

書飛白

Author:書飛白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