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章

前章

“天青哥你看,那边那颗星真亮!”头梳双髻的女孩坐在高高的墙头指着东方说,“在家的时候从来没觉得星星这样美,恐怕我娘那样的巧手也绣不出这样漂亮!”
“以前常常被爹打得不敢回家,晚上就躺在树上看星星看月亮……”她身边的男孩说,一双眼睛比天上的星星还晶亮。
“那你娘岂不是会很着急?”
名字叫天青的男孩抱着肩叹了口气:“我娘?我娘才不会,爹喝醉了就说娘跟汉子跑了,不要我了。”
“天下哪有这么狠心的娘……”女孩有些伤心地说,“我娘说我是她的心头肉,碰一碰都会疼呢。”
“那你还来这个地方?”
女孩便不作声了,抱着膝将头埋在了臂弯里。
一轮新月挂在天东,柔柔的光照在男孩的脸上格外清朗。
“听说步天宫是地上的神殿,能被挑进来的孩子都是命相好到不得了的人,以后能做神仙的……你娘一定很开心。”
“……嗯。”
“云天青!你怎么爬那么高,快下来!”忽然一个男孩的声音在两人背后的院子里响起,“还把夙玉带上去,你自己闯祸还不够!”
云天青闻声回头嘿嘿一笑:“是玄霄啊,要不要兄弟拉你上来看星星,很美呢!”
“难道你不知道二月初二戌时将在苍龙殿行拜师之礼,如今还差一炷香不到,看你怎么办!”
夙玉恍然,不由得“呀”了一声,云天青倒是笑个不止:“忘便忘了,连玄霄你也在此,咱哥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脱光了膀子一起挨鞭子,有你陪着刀山火海又有什么好怕的!”
“放肆!师妹在此你怎可如此语露粗俗!”
云天青并不理会,只站起来向玄霄扮了个鬼脸,纵身一跃自高墙而下倒退三步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由得呲牙咧嘴的一阵痛呼。

耳边初更鼓过,两个不过十岁的孩子并肩跪在幽黑的大殿里,连轻轻的呼吸声也听得清清楚楚。
云天青跪得实在腿麻,忍不住要坐下揉一揉,刚动一下便听到身旁的玄霄咳了一声:“不知悔改,还敢乱动!”
云天青只好跪得整齐了,可没一会儿又拿肩撞过去,隐约见玄霄甩来一记白眼,嘻嘻笑着说:“多亏兄弟照应,否则夙玉师妹也也要一道罚跪,说不准要哭成什么样呢,你知道我最怕女孩子哭了,扭扭捏捏的没完没了。”
“哼!”男孩说,“若不是师傅念我生辰占得好舍不得,又岂是跪一夜便算了的,定是要被赶出步天宫,连师妹也难以幸免!”
“出去也罢,大丈夫顶天立地,哪里还活不下去,只要不回家挨醉鬼的,被赶出去也不错嘛,至少没有这么多规矩。”
“自然不是回家。”男孩冷冷地说,“你若再要顽皮,便要被送去王宫做宦官了……”
“宦官?”
“就是作太监,看你怕不怕!”
“哎哎玄霄,我认你做老大好不好你可要救我啊……”云天青微微哆嗦着抱着玄霄的胳膊,“我听话,不淘气了,你跟师傅说说,我乖乖的,再也不敢了……”
“好吧,我尽力。”男孩略显沉重的说。
云天青果然不说话了,苍龙殿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寂静,只有两个孩子轻轻的呼吸声。
“噗……”忽然玄霄一声轻笑,“天青啊,你真笨……”
“啊?”
“好不容易从那么多人中挑选出来的几十个星相生,以后都是大国师的人选,怎么会拉进王宫做太监啊……”
“好啊玄霄,你敢骗老子!”
“哎哎跪好,莫叫值夜的师兄师姐抓到。”

“师兄,我扎了一只风筝呢,你来看看?”少年兴奋地擎着风筝四处跑。
玄霄咳了一声微微皱眉,将手中的书卷放下说:“你又偷宗炼先生的材料来做这些无趣的东西,若被师傅知道,连看守天仪馆的师兄也要遭殃。”
“明天清明嘛……”云天青捏着风筝在他身旁坐下,“师兄可记得年岁?自入步天宫修习历法星相已是多久了?”
“自你我行拜师之礼已有三年两个月。”
“师兄英明!”少年笑道,“入宫三年的弟子准与清明端阳中秋重阳日外出——我想出去看看。”
玄霄颇不屑地哼一声:“有什么好看的。步天宫位于王宫正南城外三十里,难道你来时不曾见过这一路上都没有人烟?”
“人世怎会一成不变啊,日月星辰也是日夜运行不休,师兄你说是吧,而且没准能看到夙玉师妹呢——你还记得她吧?”
“记不记得有什么关系……?”
“小时候的玩伴嘛,三年不见怎样都会有些怀念的吧。”
玄霄哼一声:“所以你就偷天仪馆的竹签做风筝?”
“师兄你怎么还记得这个……”云天青有些沮丧,“作师弟的只想让你看看风筝好不好看嘛你就说这么多有的没的……”
“那是有还是没?”玄霄回手拿起书问。

绿杨青柳傍湖生,一泓水清如明镜,照得凉沁沁,暖洋洋,身上说不出的舒服自在。
玄霄依旧如往常一般卷了一卷书靠在树上读,脸上与年貌并不相当的沉稳中也略带一丝好奇,不一会儿便将书卷放在身边的草地上,看着不远处湖边的云天青一边钓鱼一边和女孩们玩的兴致勃勃。
片刻,又见那散发过肩的少年丢了鱼竿奔过来,在身旁坐下问:“怎样师兄,我说春光无限好,这一次出门不算错吧。”
“我是自得明净,倒是你,和师妹们很谈得来嘛。”
云天青得意一笑:“在外面时我可是村里的头头,斗草耍地铃什么的哪有拿不出手的?常常赢得小丫头们哭鼻子——原本想和震哥猎兔子去,可惜没有一把好弓,震哥也不肯借我……师兄,你看你整日坐着,难道不会觉得骨头痒?”
玄霄白他一眼道:“当谁都如你一般顽劣!”
“我哪有顽劣,”云天青哼一声,“只怕被师兄扔进王宫给九玄女王做太监,这几年可本分着呢!”
“胡言乱语……”玄霄脸上一阵红白,“再拿这些不成体统的话来羞我,当真要恼了!”
云天青嘿嘿一笑:“师兄是男人,莫学女孩儿小家子气。”
“你敢说我像女孩儿!”
“哪有啊师兄你听错了听错了我只是说你小气嘛……”
玄霄却也不听他狡辩,摸起手边的书便打了过去。云天青一边“哎哎”的叫着,“师兄”“玄霄”嚷个不停,一边手也不老实,招架只间尚有几分余力打回去。两个少年坐在树下打打闹闹的,没多久就半真半假起来

恭贺师傅新禧

诶诶怎么说呢,咱人活二十年,别的都不富裕,师傅先生前辈多得很,唯独天下贰的师傅是磕过头的。
嫡传的……不是师傅是嫡传的,是我这个作徒弟的,嘿嘿~
于是说今天师傅大婚了,师丈竟然也是太虚门下的,哇真美好,真美好……就喜欢太虚~~~
话说我是云麓,一直觉得云麓是全大荒最高贵的门派,很完美【只要男的不跳舞】,很……那啥。但是太虚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了,很人性【???】吧,反正就是很喜欢。最喜欢六祸套装了,真想穿一穿啊奥嗷嗷……
今天收入不少,比作宝鉴可快多了,二十八金啊,不用做任务,不用打怪不用花声望~~~决定了!以后每次上线之后都要去一下鹊桥,趁乱榨取红包~~~
咳咳,不过说实在的,还真有一件很囧的事啊……
当初婚礼之前我一直是在鹊桥仙境太虚麒麟阁等着师傅的,然后呢,快开始的时候来了一个太虚,66级,圣裁啥啥势力的,势力的名字也很长,人物的名字也很长,看着就眼花……来了之后呢就窜来窜去的,咱这心里头很是纳闷也不敢说话于是干装挂机……因为看到了他的头衔,身无彩凤双飞翼吧好像是,一看就是要结婚的嘛……
正在此时,囧事发生了,我打了个冷战,这个太虚大哥毫不犹豫的查看了我的装备……
哇靠师丈啊,您这第一份大礼真是出人意料啊……
还真不亏咱磕头磕的眼冒金星……噗噗,想想都想笑……
好吧,说这么多,下一篇日志发文,青霄玉《羲和》。

言之无物的文

唔唔,现在能看到的托物言志的文章——同人文,越来越少了……是因为我做人太颓废从来不想看名家名作的原因么?其实我也是看的,我还看论语啊诗经啊什么的虽然看不太明白但至少是看了。但是依然觉得很空虚,至少是在看同人的时候觉得很空虚,总觉得没什么意思。
昨天吧,我追了很久文的一位大人终于发了一篇短篇,但是读完之后很失望,很无聊啊,竟然什么也没写出来……该作者个性古怪,写出来的东西也比别人的新鲜些,读起来至少很好玩但是最新的那篇真的……呃,就是不太有趣的意思吧,别的还真的说不出来什么。
文章到底要写什么呢?
以前觉得文章一定要写进步的,积极的内容,总不至于给人一种悲观厌世的感觉才是好的,后来又发现悲观也是一种美是一种趋势,觉得悲剧是人生的必然。曾经很不喜欢托物言志的文章,觉得牵强附会很没劲,现在又觉得托物言志便是触景生情更显赤子之心。到底怎样才是对的呢……
作为一个读者,我自然能理解作者创作的心情与写作的动机,差不多都是憋得难受不写不行,但是作为一个作者我却迷茫了。文中除了讲了两个人,还有什么呢?什么都没有为什么要写呢?难道该作者自己不觉得无聊么?
很奇怪啊……
ps:所以说,催文是不好的行为,催出来的文都是早产文,早产文就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文,多是言之无物的文章框架,很无聊的。

于是说最近很讨厌细致的描写……

于是说最近很讨厌细致的描写,写着写着就厌烦了,很想把本子撕掉的感觉……
也许是我这个人不够细致吧,写起东西来一向都是粗枝大叶的,很讨厌描写什么的,只是最近这种情绪与日俱增,但是完全没有描写也不行啊,文章怎么能全部由对话来组成……捂脸,真是好烦。
开始动笔写《羲和》,也只是写了一点点,不过就是青霄玉三个人的童年。现在觉得青子还真是难写啊,太痞了也不行,太老实也不行,到底怎么好呢?故事大体算是安排好了吧,但是我想写一个篇幅很长的故事……还没有写过很长篇幅的故事呢,因为没有耐心,真悲剧。什么时候才能写一个完整的故事出来啊……
哦哦……《披颜录》……真怀念……
过去的故事都是几万字就能搞定的,写起来一点也不过瘾……
唔唔,唠叨这么多吧。
家里事情也好烦,好想出门透透气,都好几个星期没有出过家门了……

好冷啊好冷

昨天晚上最热的时候室内是14度,现在能有12度么?
这大过年的还让不让人活了真是的,敲键盘都冻手。
早上起床把六〇大的情衷看完了,觉得心里无比舒畅。虽然提前就知道是一篇be,做好了准备纠结一场,但是居然意外的没有伤心的感觉,也许是看的比较粗略的原因吧。
昨天晚上关了电脑就抱着手机看,看着看着睡着了,好歹赶在电量用光之前看完了全文。六大人厚道,大部分文都是完结的,不用追吼吼~
觉得这篇比之于青霄的作品稍显稚嫩了些,没有后来的情感深沉文笔老辣的感觉,但别有一番滋味吧。毕竟同人作品的意义并不在于它的价值,而在于伴随着他的诞生,作者也在成长。从这个意义来看,这确实是一篇不错的文……至少比咱之前的所有文都强得多,至少他完结了,捂脸。
不知道大人自己重读这篇又会作何感想。
呃呃,总觉得前言不搭后语……没关系,语无伦次方我凌乱无耻之本色。
玄霄最后魂飞魄散了,紫英死了。我莫名其妙的很黑皮,虽然这两个人是咱最喜欢的角色啦……最喜欢那句一切活着的东西都会死,很好,很好。最后人死了—紫英,鬼死了—天青,魂死了—蜀黍,连尘世都改朝换代了,这简直就是一个大快人心【我是神经病】的结局啊泪奔,美中不足,好像天河还活着……
感觉自己似乎是在骂人……
但是我真的没有嘞,我是真的很开心。
也许文章有另一种看法吧,看文的时候一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死,会化作茫茫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呃,可能是许多尘埃——就无比释然。生前种种终归尘土,而尘土又会变成什么呢?
最近打算写《羲和》,正是因为觉得万事万物都要寂灭,所有坚持与顾虑都是徒劳吧……
一想到我们的太阳终有一天会爆炸消失,地球上的万千生灵也都要覆灭我就无比欢乐【啥……】,呃,也有浓浓淡淡的哀伤【这样说比较不会挨揍】。
想到风靡一时的世界末日的传言,想到人们面对死亡的恐惧,总是忍不住想笑。死亡不过是一个归宿而已,何至于如此恐惧呢,真正值得恐惧的是活着吧~
唔唔说了好多废话,咳咳。
总之很开心啦,文章很美,至少结局很美,前边隐约能看到六大人一贯的震撼,但是没有围炉什么的那么成熟。
看下面的评论,有人说这篇文不是很尽人意,说除了第一章后面都不甚细致……嗯,大概是这个意思?还说青霄抢了玄紫的份。我倒不这么认为,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吧。我觉得文章开篇应当是引人入胜,后面是一气呵成才好,尤其是小说嘛,尤其是同人小说嘛。有些文章带给读者的是情感的享受,有些是文字的欢愉,要看作者怎么安排吧。细致的描写未必是好事,譬如我就不喜欢朱自清。
如果写一篇文章对于他的作者来说是一种寄托一种抒发一种放纵,哪有何碍于文藻辞令,不过是从心而已。读者更不必纠结于字句之间鸡蛋里挑骨头嘛。说句难听的,有多少人会将一篇文反反复复的看上四五次,反反复复的吸收其中的精华,又有多少文值得读者这样做呢?
呃,但是文章至于作者就不同了,追求完美是应该的……
哦哦,看到一句话,退至我身后……还是退到我身后来着,想到苍老大,老大我对不起您,鞠躬。
不过人终有一死,爱恨何必执着,老大,您会原谅我是吧,我去爬墙了您不要跟来啊~我开学就回家看您嘿嘿,现在请允许我在青爹霄叔小紫英的温暖怀抱中多蹭两下……

唉唉,也许我只是神经失常罢了,罢了。

新年了,祈求2010年继续浑浑噩噩

这是一个很美好的愿望
希望自己能忘却世间一切,做一头真真正正的猪
吃饱了睡,睡醒了吃
日子过得乱七八糟
拿不到证书也不会着急上火
能心安理得的做一个光荣的啃老族而不会羞愧欲死
能潇洒的爬墙,寻新欢,弃坑
置曾经于不顾
快乐的做一头猪

这不是一首诗,后两句居然押韵了……

刚才去古剑奇谭论坛转了一圈,莫名其妙的很不爽,对这个游戏一点感觉都没有。

真的很想很想写文啊,手痒难耐,心里焦躁的很,但是大过年的,真的要虐自己一把么?

于是,预告下不远的将来的一篇仙四青霄玉三角
《羲和》
其实你是想写羲和和望舒吧……但是目前真的没有写拟人的打算。
故事讲的是一个架空的王国中几位天文学家的故事。
天文学家,好像搞得有点大……其实就是这么一吹……是几个看着星星长大的孩子,他们用短暂的一生追求自己的梦想结果不但没有追到反而害得自己身败名裂。
大概就是这样吧,不知道能不能写好,但是坑是一定的
喂!有你这样的么,还没有写就预言是坑!
咳咳……

感觉玄霄这个人是很好写的,有点痴痴傻傻的感觉,脑袋一根筋,很有文化很有尺度很绅士很正派工作很疯狂执念很深刻,我不太想写火霄,火霄有点那啥……呃,他的设定就是那个追着太阳成长的孩子,追求真理大白于天下的痴人。
玄霄疯狂,因为他真正的明白。
但是明白有什么用呢,明白就是疯狂,摊手。

夙玉呢,不得不说我没写过同性同胞,羞愧,云妈咱的第一次就献给您了~吐血。夙玉是玄霄的师妹,与原剧向不同,她还算是个蛮喜欢浪漫的小女人,但是本作者是不喜欢缠缠绵绵的小女人的,所以云妈您注定是配角而不是女一号,抱歉。《羲和》中夙玉是遗失在坚持中的人,因为自己的无知而万分痛苦。
无知,不是不认字的意思,有时候知道自己无知才是真正的大智慧。

天青。
我喜欢云天青是因为他的潇洒吧,与众不同的感觉,至少拿得起来放得下,生得无所挂碍,死的清清白白。但是《羲和》初步设定为Bgbl的混合体,青霄青大概是免不了了吧,而且越喜欢的角色写起来越觉得忐忑不安,很难说他会什么样,我希望性格上不会有太大的改动。
文中天青的个性苦中作乐,不同于霄玉,他没有坚持。

配角的话琼华派的大家是一定要出来打酱油的,什么夙瑶夙莘的,还有梦璃小姐她妈,他妈的文臣武将……也许人物会很多……
挑几个主要的说。
线索人物1:紫英,王孙子弟,宗炼老爵爷的孙子。
线索人物2:云天河,山中少年,云爹云妈的儿子。
线索人物3:韩菱纱,云天河的邻居的侄女,还是云天河的邻居……
线索人物4:柳梦璃,当她不存在好了。

主要配角:太清,重光,青阳。青霄玉的师父,他们是出来打酱油的。

最后,将新年的第一份敬意献给《羲和》中的真理爱好者霄·玄·伽利略。
鞠躬。

嗯,大抵就是这样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写,不求太多,能写成《浮风》的水平就可以,捂脸……
仙四处女文哦,紧张。
啊,对了,据说我封笔了。当然不是不再写文的意思,是说,写完不再发了。
我不会再碍玻璃心少女们的眼了,这是一件好事情。

来开荒

呃……很久很久不出现在博客啊qq啊这样的公共场所……噗噗……于是良心有愧,眼下一大清早就叼着昨晚吃剩的方便面块来除草……
貌似这个地方也没有什么草啊……
咳咳。
严肃讲,自从开始考试,我确实是懈怠了,以至于放假了也懒得要死,什么都没写【这是假的】什么都没做【这也是假的】而且还去仙四爬了一遭墙,到现在也不愿意回归霹雳温暖的怀抱……这都不重要,自己快乐就好,何必管别人呢……好吧我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所以一直都在神隐……
怎么说呢,自从爬墙去仙四,也没再写过同人文,心里很别扭的感觉,总是有什么放不下。kk说让我去论坛看一眼,我就去了,看到了一些比较混乱的场面。其实那些是从来就有的,但是也许是被青子影响了吧,现在的看法竟然和从前……大不相同???
心灰意懒了吧,不想再在同人这汪浑水里淌了,真的没什么意思。
所以不想填坑,不想写字,不想看文,不想接触和快乐的曾经粘上一星半点关系的东西,只想这么萎靡不振下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情,每个人的感情都不相同,要求别人尊重的同时予以别人尊重有什么不对,于自己相抵的看法老死不相往来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一定要伸一脚去踢人家的门呢?
谁也不能满足任何一个人,那就不带走一片云彩好了,皆大欢喜。

于是也许再也没有人会看到我的同人文了,不管是霹雳还是仙四还是别的什么。
自我介绍

書飛白

Author:書飛白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