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风》语摘

苍:“十年,不久,我只当你死了,时间就好过许多。”
【半年后重新度自己的小说,竟然没两行就被自己虐到了……】


苍:“我们从来也不是同一个世界中的人,赭衫。当你还在迷梦中的时候,我就已经清醒很久了。”
【这句话体现了与时俱进的思想,应该加分。】


苍把玩着玻璃杯,慢慢地转着杯口,说:“你做不到,我也不能。”
【细数人生几十年,不如意事常八九。】


苍:“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你心里分明很清楚等不到,却又心甘情愿地等,等着等着还情不自禁地快乐起来。而我们,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就忘记了等待的是什么,绝望了,又要寻找一个新的期待,等着他变成绝望,再寻找一个新的期待……循环往复,循环往复,然后,死了。”
【戈多……】


苍:“人生中等待的往往不是一件单一的事情,我这十年来等待的,也许不是你,你是我的绝望……谁愿花十年的时间去等待绝望……”
【戈多。】


苍:“我有罪。”
赭:“每个人都有,我们出生就有。原罪,人注定摆脱不了。"
苍:“原罪是什么,是人渴望犯罪的天性。人天生就是离经叛道的,天性决定人不会是个安分的个体,他总是呼唤着有一天自己能做出一件天道不容的事来,然后,万人唾骂——这世上谁又比谁清高,谁又比谁有资格唾骂别人?”
苍:“但我确实有罪,这是事实。”
【我有罪,这是事实。我最不在身,而在心。】


苍:“可我不信。没有自信的人就像漂浮在空气中的肥皂泡,经不起半点刺激,一戳就破。”
【……我自信……请不自信的同志自己对号入座……】


苍:“我已经知道错了,不需要你再来提醒。”
【这大概是全篇极为闷骚的文中吼的最痛快的一句了。阅是刚愎自用,也请诸君牢记《八佾》语:成事不说,逐事不谏,既往不咎。】


苍:“一个人有罪,就一辈子都洗不清。把希望寄托于救赎,不如努力过好满身罪业的下半生。”
【眼睛长在前面,不要总盯着自己的脚印走……虽然阅是的走路方式是倒着走,时时都要看一下自己的脚印,不好看的全擦掉……】


苍:“恃强凌弱,是孩子尚未褪去的兽性本能,我不喜欢孩子,他们幼稚,无知,暴力,任性,弱小,蛮横无理,不通教化,不识礼节。”
【为什么我的文的男人女人都无嗣……以后请教我绝户怪阿姨……】


苍:““恐惧情绪本身比这世上任何一件事都要可怕,他足以让人失去理智,做出一切疯狂的事情,然后,一辈子都陷在恐惧里,不可自拔。”
【非典时期的名言加以改编。虽然我不知道这句话的原著是谁,但是我要感谢党。】


赭:“怕,不安,惶恐。我一点都不愿意走在你的身后,不如与你并肩安心自在。”
苍:“我不会等你。”
赭:“你不是这么无情的人,苍。”
苍:“赭杉……无情的不是我。”
苍:“我也很想说如果,可人生本不该有太多的幻想,幻想更能加剧生活的残酷,我承担不起。”
【岁月不待人。
如果一词作虚拟语气时,往往是世界上最锋利的刀子。】


墨:“这个世界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只有您没有变,也可以说,这世界没有变,只是您变了,变得和外界格格不入,就像刚从真空保鲜膜里逃出来似的,不能怪世界腐败了,是您自己太新鲜。”
【愤世嫉俗,自诩举世独清的傻蛋,让墨大夫给你们上光荣的一课吧……你,out了~】

苍“我们相爱的方式就是让彼此在自己选择的路上走得更好不是么我也想留你,可注定留不住。既然如此又何必为自己徒增伤心呢……咱们都是聪明人,我本以为可以心照不宣。”
【索取不是爱,爱的目的是付出。似乎《追魂》想表达的也是类似的思想,但是夫人说,这种付出才是造成爱情悲剧的主要元凶。
爱情,真的重要么?】


赭:“我欠你们的太多……”
苍:“你只要记得欠我的就好。”
赭:“那别人的呢?”
苍:“别人的,那是我改还的,你不要管,只记得欠着我的就好。”
【给我一个肩膀,我为你承担起整个世界。我觉得爱情的自私与无私就应该是这样的,爱一个人,请爱他的一切,包括他的负担。】


赭:“未来还有好长的路,我陪你走。”
苍:“失去太多的人永远只怕会失去更多……我真的不敢面对未来。”
【如果路能走,一个人就可以了,如果行不通,十个人打气也没有用,真的】


苍:“怕你发现那么多甜言蜜语都是谎言的时候会更伤心。”
【爱情第一准则,不要夸张,要真实。不要虚荣,要谦恭。爱一个人与被一个人爱,都是需要拿出最大的勇气来坦诚的,然而总是有人做不到。】


苍:“这么多年你只读了一本书是么?”
墨:“喜欢的话一本也够读一辈子的了,我又不是诗人。”
【墨尘音读的是《飞鸟集》。为什么是飞鸟集呢?因为我觉得他生如夏花,也觉得白虹小朋友生如夏花。
阅是这么多年也差不多只读了一本书,大概就是新华字典……读,并不代表学了。】


是不是一旦人拥有过快了就害怕了失去……不知生,何知死,苍想,这孩子从不曾快乐过,是不是也是一种幸福……
【无语,我一直认为人有多少知识就有多少烦恼。】


“他对不起你。”
“没关系。”
【没有标出人物。
第一句是赭杉的话,“他”指的是苍。第二句是白虹的话。在时隔半年自己在读这一篇的时候突然发现,没关系,也是一句很感人的话,它的感人指数,远远超越了“我爱你”。】


苍:“我也疯了,赭。如果你觉得我变得让你觉得陌生,我不会强留你。”
【其实一直以来都很喜欢最后的半句,人要活出自己的尊严,就要给别人相应的尊重。这不但是我的爱情观,也是我的人生观。】


苍:“我始终都是庸人自扰。”


苍:“生活就像个笑话,荒诞得不行,想正经一把都不给我机会。”
墨:“我看你现在倒像是个正常人了呢。”
苍:“我不是正常人?”。
墨:“你是吗?你显然不是。”
苍:“这只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诊断。”
墨:“怎么知道这不是你一厢情愿的逃避呢?”
苍:“我从不否认自己在逃避,我讳疾忌医。”
墨:“我喜欢诚实的患者。”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我知子,子不知鱼,子知子。
这是白虹死后的一段对话了。窃以为《浮风》中墨尘音是个伟大的人,神奇的人,能把所有人引导向正常……也包括作者和读者。
但是生活,确实像个笑话。】


苍:“所以我能控制的只有失控的时间。”
【个人觉得这句话很有我自己的风格。阅是一直都有一条准则,不能被我所成就的,毁灭也要毁灭在我的手中。似乎有点霸道呢,但是我就是如此喜欢操控,这毛病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呢?】


赭:“想过今后会怎样吗?”
苍:“顺其自然,该怎样就怎样。”
赭:“那过去呢?”
苍:“已经怎样了,还能怎样?”
【阅是喜欢用重复的词语。
这一段相当消极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我到底拍了几下。。。。
自我介绍

書飛白

Author:書飛白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