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章

前章

“天青哥你看,那边那颗星真亮!”头梳双髻的女孩坐在高高的墙头指着东方说,“在家的时候从来没觉得星星这样美,恐怕我娘那样的巧手也绣不出这样漂亮!”
“以前常常被爹打得不敢回家,晚上就躺在树上看星星看月亮……”她身边的男孩说,一双眼睛比天上的星星还晶亮。
“那你娘岂不是会很着急?”
名字叫天青的男孩抱着肩叹了口气:“我娘?我娘才不会,爹喝醉了就说娘跟汉子跑了,不要我了。”
“天下哪有这么狠心的娘……”女孩有些伤心地说,“我娘说我是她的心头肉,碰一碰都会疼呢。”
“那你还来这个地方?”
女孩便不作声了,抱着膝将头埋在了臂弯里。
一轮新月挂在天东,柔柔的光照在男孩的脸上格外清朗。
“听说步天宫是地上的神殿,能被挑进来的孩子都是命相好到不得了的人,以后能做神仙的……你娘一定很开心。”
“……嗯。”
“云天青!你怎么爬那么高,快下来!”忽然一个男孩的声音在两人背后的院子里响起,“还把夙玉带上去,你自己闯祸还不够!”
云天青闻声回头嘿嘿一笑:“是玄霄啊,要不要兄弟拉你上来看星星,很美呢!”
“难道你不知道二月初二戌时将在苍龙殿行拜师之礼,如今还差一炷香不到,看你怎么办!”
夙玉恍然,不由得“呀”了一声,云天青倒是笑个不止:“忘便忘了,连玄霄你也在此,咱哥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脱光了膀子一起挨鞭子,有你陪着刀山火海又有什么好怕的!”
“放肆!师妹在此你怎可如此语露粗俗!”
云天青并不理会,只站起来向玄霄扮了个鬼脸,纵身一跃自高墙而下倒退三步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由得呲牙咧嘴的一阵痛呼。

耳边初更鼓过,两个不过十岁的孩子并肩跪在幽黑的大殿里,连轻轻的呼吸声也听得清清楚楚。
云天青跪得实在腿麻,忍不住要坐下揉一揉,刚动一下便听到身旁的玄霄咳了一声:“不知悔改,还敢乱动!”
云天青只好跪得整齐了,可没一会儿又拿肩撞过去,隐约见玄霄甩来一记白眼,嘻嘻笑着说:“多亏兄弟照应,否则夙玉师妹也也要一道罚跪,说不准要哭成什么样呢,你知道我最怕女孩子哭了,扭扭捏捏的没完没了。”
“哼!”男孩说,“若不是师傅念我生辰占得好舍不得,又岂是跪一夜便算了的,定是要被赶出步天宫,连师妹也难以幸免!”
“出去也罢,大丈夫顶天立地,哪里还活不下去,只要不回家挨醉鬼的,被赶出去也不错嘛,至少没有这么多规矩。”
“自然不是回家。”男孩冷冷地说,“你若再要顽皮,便要被送去王宫做宦官了……”
“宦官?”
“就是作太监,看你怕不怕!”
“哎哎玄霄,我认你做老大好不好你可要救我啊……”云天青微微哆嗦着抱着玄霄的胳膊,“我听话,不淘气了,你跟师傅说说,我乖乖的,再也不敢了……”
“好吧,我尽力。”男孩略显沉重的说。
云天青果然不说话了,苍龙殿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寂静,只有两个孩子轻轻的呼吸声。
“噗……”忽然玄霄一声轻笑,“天青啊,你真笨……”
“啊?”
“好不容易从那么多人中挑选出来的几十个星相生,以后都是大国师的人选,怎么会拉进王宫做太监啊……”
“好啊玄霄,你敢骗老子!”
“哎哎跪好,莫叫值夜的师兄师姐抓到。”

“师兄,我扎了一只风筝呢,你来看看?”少年兴奋地擎着风筝四处跑。
玄霄咳了一声微微皱眉,将手中的书卷放下说:“你又偷宗炼先生的材料来做这些无趣的东西,若被师傅知道,连看守天仪馆的师兄也要遭殃。”
“明天清明嘛……”云天青捏着风筝在他身旁坐下,“师兄可记得年岁?自入步天宫修习历法星相已是多久了?”
“自你我行拜师之礼已有三年两个月。”
“师兄英明!”少年笑道,“入宫三年的弟子准与清明端阳中秋重阳日外出——我想出去看看。”
玄霄颇不屑地哼一声:“有什么好看的。步天宫位于王宫正南城外三十里,难道你来时不曾见过这一路上都没有人烟?”
“人世怎会一成不变啊,日月星辰也是日夜运行不休,师兄你说是吧,而且没准能看到夙玉师妹呢——你还记得她吧?”
“记不记得有什么关系……?”
“小时候的玩伴嘛,三年不见怎样都会有些怀念的吧。”
玄霄哼一声:“所以你就偷天仪馆的竹签做风筝?”
“师兄你怎么还记得这个……”云天青有些沮丧,“作师弟的只想让你看看风筝好不好看嘛你就说这么多有的没的……”
“那是有还是没?”玄霄回手拿起书问。

绿杨青柳傍湖生,一泓水清如明镜,照得凉沁沁,暖洋洋,身上说不出的舒服自在。
玄霄依旧如往常一般卷了一卷书靠在树上读,脸上与年貌并不相当的沉稳中也略带一丝好奇,不一会儿便将书卷放在身边的草地上,看着不远处湖边的云天青一边钓鱼一边和女孩们玩的兴致勃勃。
片刻,又见那散发过肩的少年丢了鱼竿奔过来,在身旁坐下问:“怎样师兄,我说春光无限好,这一次出门不算错吧。”
“我是自得明净,倒是你,和师妹们很谈得来嘛。”
云天青得意一笑:“在外面时我可是村里的头头,斗草耍地铃什么的哪有拿不出手的?常常赢得小丫头们哭鼻子——原本想和震哥猎兔子去,可惜没有一把好弓,震哥也不肯借我……师兄,你看你整日坐着,难道不会觉得骨头痒?”
玄霄白他一眼道:“当谁都如你一般顽劣!”
“我哪有顽劣,”云天青哼一声,“只怕被师兄扔进王宫给九玄女王做太监,这几年可本分着呢!”
“胡言乱语……”玄霄脸上一阵红白,“再拿这些不成体统的话来羞我,当真要恼了!”
云天青嘿嘿一笑:“师兄是男人,莫学女孩儿小家子气。”
“你敢说我像女孩儿!”
“哪有啊师兄你听错了听错了我只是说你小气嘛……”
玄霄却也不听他狡辩,摸起手边的书便打了过去。云天青一边“哎哎”的叫着,“师兄”“玄霄”嚷个不停,一边手也不老实,招架只间尚有几分余力打回去。两个少年坐在树下打打闹闹的,没多久就半真半假起来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太不敬业了 最后连个句号都没有。。。

暂时没感觉 说不出来啥 等下文。。
自我介绍

書飛白

Author:書飛白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